赵文:从禅门清规看佛教寺院制度的中国化

2019年11月07日 10:44来源:未知手机版

分娩前几天的症状,mr卷,鼬佐漫画

唐代百丈山的怀海禅师通常被认为是禅宗丛林清规的创立者。早期禅宗以行脚四方、遍访禅师为务,不注重本宗寺院的建设,通常居于律宗寺院之中。然而,律寺的讲法和制度与禅宗不完全相合,故怀海认为需建立禅宗的寺院及相应的制度。随着宋代禅宗进入全盛期,禅宗丛林遍地开花,逐渐成为汉传佛教的主流,禅门清规也适应时代的变化,经历代禅宗祖师大德增补完善,日益具有影响力。保存至今年代最早的清规,是北宋云门宗宗赜编纂的《禅苑清规》。本文通过对比唐宋禅门清规制度和印度佛教寺院的情况,尝试从三个角度展现佛教寺院制度的中国化历程。

一、住持制度的中国化

唐代汉传佛教寺院的管理采取“三纲制”:每座大寺的最高责任人是上座(讲法、修行之楷模),并设寺主(负责寺院内外事务管理)、维那(处理日常性事务、主持法事)辅之。这或与北朝至隋以来的僧官制度有关,但也有印度佛教寺院职司系统的背景。赴印求法的律学僧义净在《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》中记载了那烂陀寺中各职司的名称。其中,上座是寺中尊主,寺主为造寺之人,护寺是轮流执掌寺内事务并向僧众传达信息者,维那(或作授事)则负责敲击法器、监督僧众进食等。若仅从职司的名称来看,“三纲制”应当是有印度佛寺管理制度背景的。

那烂陀寺的制度设计体现了中古时期印度佛教寺院管理的特征,即以年长者为尊,十分注重僧众全体参与决策;同时,严控将公共财物据为己有。然而与印度情况相比,唐代“三纲制”虽有对应的职司名称,但其职责已有了一些差异。到了北宋,律宗寺院沿袭了唐代的“三纲制”,而禅宗更加以改革,推举“具道眼有可尊之?哉摺蔽?〕秩耍?纬勺〕秩艘蝗烁涸鹬啤U庖还芾碇贫仍谔颇┲帘彼问逼冢?允境鎏赜械幕盍Α>荨毒暗麓?坡肌贰窗僬纱?蹈铰肌挫?殴媸健邓?觯??诠芾碇贫鹊奶氐愦笾驴筛爬ㄎ??矫妫?/p>

一、组织分工明确,效率高。据《禅苑清规》记载,住持人以下,重要的职司大致可分为知事和头首两类。其中,知事包括监院、维那、典座、直岁等,头首则包括首座、书记、藏主、知客、浴主等。职司分工十分精细严格。

二、务求节俭,推行“普请法”。所谓“普请法”,是讲究农禅并重,不论级别高低都需参与农业劳动。这样便形成了自给自足的寺院经济体制。

三、责罚严厉,自上而出,动员僧众参与。丛林凡有扰乱众人清修者,要驱逐出院,严重者甚至动用拄杖杖打,众人烧其衣钵道具等。这样做的目的在于维护僧团清净的形象并具有警示作用。

二、“挂搭”制度的中国化

今日佛教寺院中有在客堂“挂单”的制度。这一制度古已有之,在宋代禅宗丛林中,又称为“挂搭”。禅宗僧人游方行脚,遍访他寺寻师论道,是修行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宋代禅宗寺院的僧堂,为全寺之核心,寺中僧人会按照戒腊分配到僧堂中长连床上的一个床位,并在此禅床上打坐、进食。在禅床边的壁上往往设有挂钩或架子,新到寺院的僧人将钵具等挂搭其上,故“挂搭”引申为行脚僧人前来依住寺院。

“挂搭”的传统来源于印度。义净的《南海寄归内法传》中记载了那烂陀寺有客僧来时宾主双方的礼节:简单打招呼后,客僧将钵、瓶挂在壁牙上,坐下休息。随后,主客行礼,待来客洗手洗脚之后,再到寺中尊长处行礼。相比之下,宋代禅宗丛林中的“挂搭”程序虽有相似之处,却繁琐了许多。据《禅苑清规》〈挂搭〉一节记载,新到僧人需先到堂司向维那呈递祠部文书,再赴僧堂礼拜圣僧像、按戒腊次序安排禅床挂搭(并洗足)。随后,赴寮房拜访寮主(按入住寮房次序轮替担任)及寮首座(入寮时间较长,人事精熟者担任),接着再拜访住持人,等等。

另外,宋代禅林“挂搭”的僧人要携坐具,行不同级别的礼拜。如与维那、寮主、寮首座相见,行触礼三拜(将坐具放置在地上,头触坐具而叩拜三次的礼节),与住持人行两展三拜(指两度展折坐具而礼拜三回)或大展九拜(大展坐具礼拜九回)之礼等,且两次叩拜之间都要站起身。印度佛教礼拜则无使用坐具的要求,主客相见仅是年轻一方两膝着地,两手十指支撑,向年长一方行礼叩首一次便罢,礼节上要简单很多。

本文地址:/lishi/1025013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