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2P网贷归零之后我们需要反思什么?

2020年12月08日 01:31来源:未知手机版

海盗时代沉船之城,居家装修,证券投资基金真题

一场闹剧终于谢幕了。11月27日,中国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“《财经》(博客,微博)年会2021:预测与战略”上表示,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的约5000家逐渐压降,到今年11月中旬完全归零。

显然,运营平台归零并不等于完全市场出清,不意味着风险归零。在做好P2P网贷善后的同时,我们更需认真反思。从P2P网贷的横空出世,到遍地蔓延、野蛮生长,到跑路不绝、暴雷不断,再到彻底沦陷,这其中环环相扣的变故,都有值得我们深思的地方。

P2P网贷最大的恶:卷款跑路

黄奇帆说,P2P把中国社会最丑陋的、最恶心的、没有责任感的放高利贷的老鼠会,装扮成了神圣的、互联网科学外衣展开来。那么P2P最大的恶是什么?是跑路!

P2P网贷平台出风险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关门、失联、跑路。这种恶行往往让投资人陷入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崩溃境地。面对这种情况,现实中往往有一种道貌岸然的声音,认为投资人之所以“踩雷”是因为“贪婪”,属于“咎由自取”。这种认识显然是有失公允的,甚至是有害的。

其实,投资有风险的道理投资人未必不懂,该承担的也未必没有担当。但是,平台跑路打破了这种认知平衡。如果平台不跑路,作为投资人该承担的投资风险就该承担,毕竟可以以时间换空间。如果平台不跑路,甚至可能出现神奇的斯德哥尔摩现象(被劫持者对劫持犯的同情),——这种情绪在P2P网贷平台整治的后期时有出现。

因此,唯有真正堵住平台“跑路”之路、刹住一言不合就“跑路”的恶俗,实现P2P平台的稳妥退出,才能避免风险的蔓延和放大,才能为最大限度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赢得时间和空间。而最为关键的是,如何进一步强化对失信人的全社会联合惩戒,将对失信人限制消费的范围扩大到更多的实名领域,极大地提高失信成本,真正让不诚信者无处可遁。

P2P网贷根本的错:商业模式的不可持续

P2P之所以走到今天这种归零境地,其实更多应该从这种模式内在的硬伤来剖析,内在的东西决定它最终怎么走,能走多远!

从本源看,P2P网贷平台应定位为信息中介平台,即仅为借贷双方提供信息交互、信息价值认定和其他促成交易完成的服务,承担交易撮合的角色;而不实质参与到借贷利益链条之中,不与借贷双方直接发生债权债务关系,网贷平台主要依靠向借贷双方收取一定的手续费维持运营。

但是,这种运营模式显然难以找到合适的生存土壤。在全社会征信体系尚不健全、社会诚信屡遭“摧残”的环境下,P2P平台靠什么赢取投资人的信任?投资人在面对面尚难以放心将资金托付理财的生态下,何以能信任虚拟的平台、信任电脑或手机屏幕背后的交易对手?随时提款的平台功能无疑是最关键的支撑,而背后的就是资金池,以及担保、抵押等增信手段。因此有了资金池、平台增信、期限拆分、拆标、虚标、自融等违规操作。这些操作实际上都包含信用中介的基因,实际按照信用中介的模式运转。而按照互联网监管基本法要求,对P2P网贷行业进行整治、矫正的核心就是要去除其信用基因。

实际上,绝大多数P2P平台的运作模式,其实都很难跳出“资金池”,无论是平台固有的提现功能,还是自动投标、债权转让功能的实现,均离不开资金池的支撑。而资金池之所在就是平台流动性风险之所伏。恰恰是资金池的存在,使得P2P网贷行业自出生以来就徘徊在“非法集资”的边缘。

另外,缺乏对借款客户的筛选机制,或是一些正常平台(区别于一些一开始就心怀鬼胎,把平台作为自融或圈钱场地的平台)之所以出现提现困难乃至暴雷的原因之一。而这实际上也是与普惠金融的精神相悖离的,它违背了普惠金融的客户适当性原则。

可见,对于一种创新背后的商业模式,需要站在市场的角度、监管的角度识别其合理性、可持续性,及时进行引导、规范,不要任其野蛮、无序生长,不要等到不可控的时候方幡然醒悟。

本文地址:/caijingmi/2418092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